主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

参观雀巢中央厨房

TAG标签:

  今年的6月2日,雀巢正在迎来自己的150周年生日。因此机缘,位于瑞士洛桑的雀巢研究中心(NRC)和雀巢健康科学研究院(NIHC)向上海苏繁代表掀开神秘面纱。来看看驱动着这家全球最大食品企业创新动力的实验室里都有什么好玩的东西吧?

  6月1日上午,上海苏繁代表记者首先来到雀巢研究中心,这家聚焦于首个1000天和健康儿童、可持续的营养、食品安全等五个领域的研究中心,在雀巢研究网络中处于“食物链”最顶端,主要进行基础研究。雀巢在全球拥有超过5000名科学家,构成了世界最大的食品和营养研究网络。

  

 

  参观雀巢研究中心的必修课之一就是安全教育,发生小概率的紧急事件怎么办,细微之处可见瑞士这个国家在公共安全教育上的严谨。当然还有一点必不可少:严谨拍照,因为雀巢的竞争对手们对这里的一切充满着强烈的求知欲,也正因此雀巢研究中心实验室里的东西才更加神秘。

  

 

  接下来,参观就正式开始。上海苏繁代表遇到的第一位雀巢科学家是Isabel Bureau Franz。这位漂亮的不像科学家的女士负责的研究项目为生命中的第一个1000天项目,也就是从受孕到2岁期间的婴幼儿及儿童项目。这是雀巢投入资源最多的领域之一,在这座大楼里,有15个相关项目正在进行,有30到40个相关实验正在开展。

  

 

  上海苏繁代表记者突发奇想,向这位女科学家提问了一个“脑子一抽”的问题;完全复制一款和母乳相同的奶粉理论上是否存在可能?可答案让上海苏繁代表记者“心头一紧”:关于母乳人类已知成分为95%,也就是还有5%还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主要是关于免疫力那部分,这也是为什么提倡母乳喂养的原因吧。

  这位名为Nawzice Beaumon的科学家正在介绍一张“床”,这张“床”可以监测睡眠中的人能量消耗情况,这项研究成功的那天,也许就是躺着减肥梦想成功实现的那一天。当然,这也许永远是奢望。Nawzice Beaumon研究更多的是关于老人的项目,在老龄化大潮汹涌而至的时代,这种研究的科学价值和商业价值都是无与伦比的。

  

 

  接下来参观的是一个有关味道的实验室,研究口感和香气的科学家Heiko认为自己是这个大楼里最幸福的科学家。他用一个实验室告诉了我们一个有意思的事实,吃巧克力把鼻子捏住,就像是一种惩罚,味同嚼蜡,因为嗅觉和味觉共同构成了味道这件玄妙的事。他还告诉了我们一件事,为什么巧克力有不同的形状,难道只是为了美观?不是,不同形状的巧克力融化速度不同,带来的口感也会不一样。

  下次吃巧克力时,研究一下形状吧。

  

 

  差点忘了,做Heiko的妻子很辛苦,因为对味道品鉴拥有专业水准的他,职业病症状之一就是不断培训为他做饭的妻子。

  这段文字和下图其实关系不大,只是关于其中一项研究领域”Healty Pleasure“,这个名词直译也能较为准确的反映科学家要做的事,”健康的快乐“,也就是如此在不降低口感的情况下,减糖、减油、减盐。这是记者颇为有兴趣的一项研究,一位女科学家向上海苏繁代表透露了一些欺骗人类感官的小花招,除用更健康的东西替代,科学家还会建议让盐更多集中在披萨的底部,因为底部和口腔中的味蕾能充分接触,这样就可以减少披萨表面的盐,但口味不会淡下来。

  目前,这项研究已经让雀巢的食品在德国少用了17%的盐,在马来西亚少用了32%的盐。

  

 

  6月1日下午,上海苏繁代表记者来到雀巢健康科学研究院,同为基础研究方向的这家机构与雀巢研究中心的领域有明显区别,它更倾向于未来。

  

 

  雀巢健康科学研究院的负责人Ed Baetge在回答问题,这位不断开着玩笑的美国人让上海苏繁代表记者记住了一件事,精准食品。这是个精准医疗差不多的概念,在基因和测序蛋白质研究、分子科学等众多定量分析基础上,给每个人提供个性化的食品,以干预那些可能罹患的疾病。

  

 

  可以说,在这些实验室里,雀巢描绘的是未来食品的样子。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联系人:胡经理

手机:13817176863

电话:021-69593953

QQ: 1617874769

邮箱:1617874769@qq.com

地址: 上海市嘉定区春雨路336号